初華

主周葉~╰(*´︶`*)╯❤
用盡一生推周葉!

✿謝絕私下轉載圖文,如欲轉載請私信阿初✿

✿雖然回評很慢,但都會看(也很愛看)✿

【全職‧周葉‧哨嚮】琉光涅槃(修改)三十七、夢醒 (第一部完)

這不是真完結了

只是想區分一下,所以就挑了個適當的地方把第一部作結尾。(終於把第一個大段落完結了(淚……

 

 全文目錄

繁體走這邊~


 

三十七、夢醒

 

青年伤得太重,不只精神世界满目疮痍,连精神体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损伤,随时都有可能与精神世界脱离,一旦脱离那便是进到虚无之间,再无救回的可能。

叶修深知如此,便在进入他精神世界时,先一步与青年建立精神连结,连结一旦建立,他便能随时掌握青年的精神状况,也能帮助他修复精神世界。

最深层的睡眠是最快的方法,叶修每晚都会透过精神连结让青年进入深度睡眠,也会用自身的力量尽可能地修补受损的精神体。

叶修知道周泽楷昏迷的期间都是在回忆,有时他陪着他一起看,有时只是撇上一眼。他一直精确地掌控着青年的恢复,若没有意外,不出两天他就会清醒。

只是叶修没有料到,会在最后关头出现意外,他风一样地离开餐厅,并不是因为青年将要清醒,而是察觉到了青年正在离去。

周泽楷的精神体,竟是离开了自己的精神世界。

 

他做了一个梦,很长的梦,梦见了怀念的从前,梦见了他身为哨兵的父亲和向导的母亲。

那天早上,他们接了一个探查的任务,同只有十四岁的儿子一起吃了早餐,那是周泽楷与父母一起吃的最后一餐。

至今他都没有忘记过那个早晨,出门前揉乱了他头发的父亲,和搂着他在脸颊边亲了他一口的母亲,笑着和他说,「小楷,爸妈晚上就会回来,明天我们在一起出席你姑母的演奏会。」

十四岁的周泽楷给了父母一个腼腆的笑,低低的说了声好,将身着黑白军服的两人送出门,直到他们的背影消失,才舍得将大门关上。

却没想到再一次打开,迎接的却是冰冷冷的噩耗。

带着消息来通知他的是轮回当时的队长,姓张,那位也在周泽楷当上队长的前一年死在了秋季的琉兽潮中。

周氏夫妻那回探查的地点是在轮回与嘉世中间的一个小镇,没有光石守护的镇,在他们去探查的那天,冲进了一只中阶琉兽与一只高阶琉兽。

由于琉兽来得太过突然,加上当时轮回仅派出了一个小队,根本没法应付,一队二十五个人在琉兽入侵后没多久就损失了大半,若不是嘉世在附近刚巧也出了个队,接到讯息后第一时间就赶来救援,否则整个分队和小镇都得被琉兽踏平。

那回的死亡人数算不上多,但轮回的分队却死了十八人,包括分队长与副分队长,也就是周泽楷的双亲。

这消息像是一把刀刺在周泽楷心上,活生生地像是要将他整个撕裂。他本身就是个情绪不外显的主儿,尤其正值少年时期,是个半大不小的十四岁孩子,更不如孩童能将一股子的难受全宣泄出来,只能将一夕之间失去双亲的痛,压抑在心里,让那无法说出口的悲伤沉在心底,无限的膨胀再膨胀。

直到丧礼那天,年少的周泽楷看着双亲坎在墓碑上的照片,他再也压不住心中那股庞大的悲伤,所有的情绪融合在一起,化成一种无法控制的力量,从他体内狂爆而出,导致了他的觉醒。

周泽楷的觉醒如同他的为人一般,内敛,不外显,就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站在他父母的坟前,低垂着头不发一语。旁人只当他是太过于悲伤,却绝不会想到,站在那里的那个少年,正处于一个内心爆炸的状态。

五感逐渐被放大,他能看得清很远的景色、闻得到远方海洋的味道、听得到所有的声音,就连身上衣服摩擦肌肤的感觉都令他难以忍受,可就算是如此,少年还是一动不动,唯有从那紧握的双拳才能看出他仅有的情绪。

外在太过于平静的觉醒,让在场所有的成年人都没能看出周泽楷的异样,甚至没有人发现,这是一个正在经历觉醒的哨兵。

他难受的想大叫,喉间却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扼住,卡住他的声音,也像抑住了他的呼吸。

自己是否就要死去?

「放松。」

从放大无限的噪音中传来的两个音节,和一只遮住了他双眼的大手,宛若一道屏障,替他挡去了几乎要杀死他的一切。

「将精神集中在你的心,其他什么都别想,别让周遭的一切扼杀你,能不能做到?」

空气再次得以进入他的肺部,声音从被禁锢的喉间哑然而出,「……能。」

 

周泽楷一直记得,在百来多人的丧礼之上,有那么一个人发现了他的不适、察觉了他的觉醒。后来他知道了那个人的身份──联盟的世界将军、第一向导。

从那以后,叶修便在他心中占去一份位置,最开始他不明白那是什么情感,只知道崇敬、敬仰他,直到觉醒的两年后,在中心塔的仪式大典之上再一次见到叶修,才明白原来那叫──爱情。

叶修一直都是周泽楷追逐的目标,于是少年努力地、默默地往上爬,立誓要走到与他同等的位置、强到有资格站在他的身边。

少年付出了比常人多一倍的努力,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在苏沐秋退下战场的两年后,刚成年的周泽楷接下了轮回区界的队长职,同时也接下空悬两年的世界将军之职,第一哨兵之名,实至名归。

同年,他也让叶修点头答应成为自己的向导。花了数年,当时差点死于狂暴觉醒的少年,终是走到了男人身边的位置。

 

他也梦见了叶修,答应成为自己向导那晚的叶修、在他身下喘息的叶修,净白的肌肤染上了红,美得不可思议。他还记得男人明明紧张得要死却仍要装着一副什么都懂的样子,只有红透了的双耳出卖了他。

那一晚,他将自己的心,双手捧着交到了叶修手上,不求对方回以相同的情感,甚至可以什么都不要,他只要他,只要叶修。

叶修回不了相对应的情感,却是给了自己一份无比珍贵的信任。

「我叫叶修。」他将藏了多年的真名如实相告,「我相信你,无条件相信你。不论何事,只要你说,我便一定信。」

人心总是险恶,无论是何种时代都存在着尔虞我诈的事,叶修这人看似随意,但能让他付出真心,且全意去相信的人,太少,少到只用一只手就数得出来。这样的叶修却在和他处上的第二天就将信任全交给了他,而且真的说到做到,只要周泽楷说,叶修一定信,从没第二句话。

但纵是这样,他们之间却仍是隔着一道墙,一道由叶修亲手筑起的墙,让他就算与叶修结合、再怎么与他亲密、再怎么靠近,只要对方坚持不彻下那道墙,自己就永远走不到他心里。

就像,叶修明明还活着,却不肯让自己知道……到头来,他还是没办法越过叶修设下的那道墙,也没办法让叶修将他摆在第一……

眨了眨眼,梦里的叶修瞬间就像水糊了一样,与周围的景色融到了一起,而后消失于黑暗,连同他自己。

自己这是要死了吗?

周泽楷想,应该是吧。

这些年来「活着」这件事对他来说就像是义务、像是责任,他一直渴望着「死亡」这个解脱,却没料到,当死亡真正到来,他却不想死了。

叶修,他的叶修,好不容易才见到的啊……

黑暗逐渐将他吞噬,张眼是黑,闭眼也是,世界万籁俱静,连呼吸声都听不见,也或许,空气早已不再进入自己的肺部。

知觉、意识也慢慢脱离,死亡,原来是这样的。

 

──周……

远处传来极不真切的声音,打碎了寂静。

是……叶修的声音吗?

青年动了动手指,双眼半开,四周仍是一片黑暗。

难道是他听错了?

──小周!!周泽楷!!

呼喊声由远而近,这一回真真切切地响在周泽楷心里,将青年即将飘远的神智拉了回来。

──小周!我不准你就这么离开!如果你停了呼吸,我发誓就算下地狱拖也把你拖回来!

 

叶修!

瞬间,男人在精神世界里说过的话、做过的事、透过精神连结所传达过来的情感,全涌进脑海,青年猛地睁开了双眼。

他不能死!好不容易等到叶修来见自己、也等到叶修对他敞开心房,他怎么可以死?

他得醒来,必需醒来,在他们都活着的那个世界里,听叶修亲口说那一句话。所以他不能死,他得活下去才行!

 

白光忽地乍现,一轮光圈出现在黑暗之中,亮得青年瞇起双眼,却是下意识地迈开脚步就往光的方向走。对他而言有叶修在的地方,就是世界上最光明的地方,叶修,就是他的光,所以他并没有任何犹豫。

他,要去找叶修。

──周泽楷!给我回来! 

声音拉住了前行的脚步,那是叶修的声音,他不会错认,然而这声音,却是从身后传来。

──周泽楷!不准死!我说到就做得到,你若死,我不介意下地府陪你!

他转头看向声音来源处,那头是看不见尽头的黑,可却是从那片黑暗里传来了叶修的声音。

青年蹙紧眉头再看回光源处,这一看,却是让他睁大了双眼,眼眶瞬间就泛了红,盛不住的泪水从右边脸颊滑过,落到了黑暗中不留一丝痕迹。

白光中出现两道身影,一高一矮,明显是一对男女,虽然看不清他们的面貌,却一点也不妨碍青年认出他们。

那是,他的父母,他死去十多年的父母……

停下的脚步又再度往前迈进,甚至伸出手想抓住他们不清不楚的身影,然而才走出一步脚边却传来微小的阻力。

他低头一看,竟是自家缩小了身形的精神响导手口并用的拖住了他的脚,一步也不让他往前。

──小楷。

来自于母亲的呼喊让青年抬头,他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只是她的声音一如他记忆中的一般温柔。

──小楷,现在还不是你能来这边的时候。

周泽楷一愣,还没反应过来母亲说的那边指的是哪边,便听他的父亲也开了口。

──泽楷,你生来便背负着这个世界的希望,肩上还有未尽的责任。你,命不该绝于此。

未尽的……责任?他生来有什么责任?跟叶修当初要他活下去又有什么关连?

青年眼里有着疑惑,他不懂父母话中的意思,想开口问,却发现嘴一张一合,却是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的母亲逆着光朝他走来,停在一步之遥的地方,伸出纤长的食指指向他的心口处,左胸口逐渐泛出了光,晶蓝色的光芒

──这就是另一道光,是属于你的光,它一直被封印在你体内,如今,你得学着使用它。

光?这是什么光?

青年出不了声,只能以眼神询问着母亲,却发现父母身后的白光圈正逐渐地放大,像是要吞没他们似的朝自己的方向逼进。

──没有时间了,小楷,很多事,我们来不及对你说……他既然已逆天而行,那么便去完成你该做的,记住这个世界需要你,只有你和他一起,世界才有希望,别忘了……

逆天?谁逆天了?

 

──周泽楷!!

叶修的声音突然大得盖过了所有,白光也爆炸般的四散将父母的身影给照得一清二楚,他看见母亲说话的唇型,双瞳倏地放大,伸手想抓住逐渐远去的母亲,却被脚下的一枪穿云给咬着后退了好几步。

──回去吧,逆天之行只许有一,绝不容有二。

不!他还想问!想问……

──记得我说的,我和你,都是………

 

──周泽楷!你给我回来!

 

母亲最后说的话他没听完全,甚至连身影都没来得及看清,那白光就将父母给吞噬,而自己则是被变大了的一枪穿云给叼起来往反方向跑。

周泽楷不清楚他家的精神向导要将他带去哪里,只知道自己的视野里,最后只剩下一片的白,纯净的白。

他闭上眼,流下了泪。

 

叶修冲进病房时,方明华正和拿东西过来的乔一帆说着话,他来得气势汹汹把说话的两人都吓了一大跳。

差点被吓出魂的方明华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见叶修一脸急色地奔到病床边,捧起青年的脸大喊,「周泽楷!不准死!」

这一喊让方明华与乔一帆皆是脸色一变,前者第一反应便是看向病床旁的仪器,仪器上的生理参数依旧显示正常,他不明所以地看向叶修,只见后者脸上是前所未有的严肃,这让方明华有不好的预感。

他不安地走到仪器边正想再确认清楚,仪器却突然发出不规律的声音,上头的波浪也开始大起大落,周泽楷本是平稳的心跳变得忽快忽慢,惊得他上前想叫叶修让开,好歹自己是个正牌的治疗,你一斗神不懂救人快让开我来啊!

「叶神!您让让啊!!」

但叶修根本不理他,只是一个劲的喊着周泽楷,威胁利诱,什么话都说了。方明华知道他这是已经进到对方的精神里试图去拉回青年的最后一丝神识,但,没有用。

心电图上大起大落的波浪变小了,可起伏的间隔却是越来越久、也越来越小,方明华不明白,真的不明白,身体明明恢复的很好,精神状态也一直在叶修的掌控,怎么会突然这样?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最后只听见叶修大吼一声,「周泽楷!你给我回来!」

一吼之后,是瞬间的静,只有床边仪器所发出的声音回荡在病房内,刺耳的让人想抓狂。

叶修不再说话了,脑袋伏在青年的颈窝处,不甚明显地颤抖着。

室内没人开口,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方明华看着自家队长不在有起伏的胸口眼底泛红,一边的乔一帆红着眼,转身想去外头将消息传出去,拉开门看见等在外头的苏沐橙才正要开口,里头的仪器又发出了另一种声音,一种代表着生命与心跳的声音。

病床上的青年仍闭着眼,却流着泪,干裂的嘴唇一张一合,清析地发出了两个音节。

「叶、修……」

 

「小周!」

不容错认的呼喊让叶修直起了身子,看向床上闭着眼流泪的青年,他伸手替他抹去泪水,又轻轻地喊了几次,「小周?」

先动的,是青年的手指,可叶修并没有注意到,他一直看着青年的脸,直到感觉有人在拉动自己的衣角,叶修一喜又喊了他几声,那双一直紧闭的双眼动了动。

青年终是慢慢地张开了满是泪水的眼,他,终于看见了叶修,他最爱、最放不下的叶修。

眼前的叶修比从前瘦了,黑眼圈也更深了,但这的的确确,就是他的叶修,不是在梦里,不是在记忆里,更不是在精神世界里,而是活生生的,在他的眼前。

青年吃力地抬起手想摸摸他的脸,叶修立刻抓了他的手,放到自己的颊边。他看着叶修,感受着对方的体温,有些干裂的唇微微上扬,「叶……修……」

叶修这辈子从没在外人面前失态过,可这一回他什么也不想管,红着一双眼扑在床上用力抱紧青年。

周泽楷回拥了他,感受着叶修身上的温度,胸前规律的心跳,唇上属于对方的柔软。叶修在吻他,比过去的以往都还要热切的吻,让他真切地感受到了叶修的情绪。

喜悦、相思……以及,爱恋。

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叶修的毫不保留,他几近狂喜的回吻他,拥抱他,连一秒都不舍得分开。

直到传来轻轻的咳嗽声,叶修才稍微放开了人,用眼角余光撇向声音来源,是苏沐橙。

只见她红红的眼角微微泛着水光,笑吟吟地站在门口,「虽然……我很懂你们还想继续的心情,但要是再不分开,我就挡不住外面那一群了。」然后再看了看一边努力把自己当作隐形人的那两位,虽说一个因为有另一半了是不动如山,但另一个可是未成年的孩子啊,「你们就算不替方分队想,也要替一帆想想啊,他可是还没结合的啊。」

「沐、沐姊!」乔一帆还没从那大起大落的心情回复过来,被她这么一说,那脸红得像是要滴出血来了。

叶修啧了一声,是还想继续,但自家妹子说的也没错,不提一帆跟方明华在旁边,门外还有一群人呢,只得不甚甘愿的从周泽楷身上起来,可他手才一用力,却又被身下人拉了回去,再次吻了个结实。

方明华心静如水,脑袋里不断念着色即是空空即色,乔一帆眼观鼻鼻观心,脸红得跟煮熟的虾子似的,就只有苏沐橙面不改色,脸上挂着笑容,内心在倒数着多久要把门外的一群给放进来。

周泽楷也知道轻重,将人又吻了一遍就放开了,他轻喘口气喊了一声叶修。

那人正撑在自己身上调着气息,听见他喊只回了句什么?

「欢迎……回来。」

叶修闻言一愣,抬眸对上了周泽楷的眼,只见眼前的青年脸色虽然不好,笑得却是比外面的阳光还灿烂。

这一笑连一旁的苏沐橙和方明华都看得愣住了。

这样的周泽楷,有多久没见到了?自多年前那场丧礼之后,封闭了自我的青年就不曾这样笑过了。

叶修彷佛遭受到了会心一击,不言不语的看着周泽楷英俊的笑脸,愣了好半天才把自己的心神拉回来。

男人低下头,蜻蜓点水般地碰了青年的唇,笑着回──嗯,我回来了。

 

第一部  完

  

這章修到魔征了……總感覺哪裡不對似的……(或許之後人比較清醒會再修一下Orz)

於是搞到了這麼晚才更Orz……

最後放一下廣告啦~

 

《唯一》與《生如夏花》的餘本已經上架囉~

餘本地址走這邊~請戳我

CWT49DAY2(8/12)在一樓M55~

書籍詳細可看:台灣同人誌中心    (唯一)

                 台灣同人誌中心    (唯愛)

                 台灣同人誌中心    (生如夏花)

場領表單這邊→全職高手 周葉同人 《唯一 》《唯一愛》《生如夏花》場領表單

通販走這→ 全職高手 周葉《生如夏花》V.S.既刊《唯一》《唯愛》 通販表單

大家晚安~



评论 ( 12 )
热度 ( 83 )

© 初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