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華

主周葉~╰(*´︶`*)╯❤
用盡一生推周葉!

✿謝絕私下轉載圖文,如欲轉載請私信阿初✿

✿雖然回評很慢,但都會看(也很愛看)✿

【全職‧周葉‧哨嚮】琉光涅槃(修改) 十八、整備

全文目錄

上上篇少了(上),上一篇章數寫錯……還都忘了放目錄……Orz……

這次都補上了!>///<

 

食用前說明:

 

1.哨嚮眾多私設!眾多私設!生子有注意!(雖然這不是ABO...所以,注意!)

2.架空文設定。

3.蘇沐秋未死設定。

4.OOC有,OOC有,OOC有!(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5.喻黃有,雙花有,林方有,蘇果有(其他自由心證……一一列舉挺累的……其實我還沒想完,其他如果想到雷的……我再補……艸)

6.有可能寫到中間會回頭大改寫。

7.其中包含的物理理論...雖然我也有去查資料了,但延用的正確與否...大家看看就好,(阿初是學文的不是學理科的...求放過...ORZ)不要較真。

8.……暫時沒想到了,想到再補(被打)

 繁體這邊~

十八、整備

 

苏沐橙的到来给兴欣添了一股助力,但叶修并没有因此就直接回嘉世找陶轩理论,这显然不是一个理智的决定。

倒是陈果在听到嘉世居然做出这等陷害她偶像、全世界人类希望的斗神的破事之后,立刻将原本崇敬的目光改成了鄙视,还直接跟叶修说要不我们就直接打回去吧!

「直接打回去?不要命啦?」面对着陈果的问题叶修瞪大了眼,然后指了一屋子人说,「就现在这些人,妳以为我们打得过一整队的嘉世精英?」

「你不是斗神吗?」对于斗神是叫叶秋还是叶修的问题,苏沐秋早在叶修清醒之前就给兴欣的人说明过了──那货抢了他弟的名字招摇撞骗全世界啊。

叶修好无言,「大姊,斗神是封号,只表示我比其他人强,并不是真的神。我要真是个神了还会被人暗算差点没了命吗?而且妳听过寡不敌众这词儿没有?想想咱们整个兴欣镇能打的才几个,人嘉世那可是一队又一队的精英好吗?」

陈果立刻垂头丧气了。

叶修看她那样简直哭笑不得,「但也不是这样就算了。」

这话让陈果眼睛又亮了起来,抬头直盯着叶修,像是期望他能说出什么神招妙计。

「哥昏迷了三年,体力都还没养回来,沐秋给哥的新武器也还在适应,真要打回去也不是现在。」

「喔……那得几年?三年?五年?」既然是昏了三年那就养个三年回来呗,「没关系,多久都行!」总之能打回去就行!

没想到当事人却摇了摇头说他倒是想,「没那么多时间,最快一年,最慢三年,那些家伙就会破虚无而出了。」兽人与琉兽的事叶修也在苏沐橙来到兴欣那个众人聚首的晚上,连同守护光石的事情,全和大家说了个清楚。

叶修说了很多事,但苏沐秋可以感觉到叶修并没有把所有他知道的事全说出来,不过他却也没有追根究底的心思了。

光是兽人与琉兽还有守护光石的强弱转变这些完全颠覆他们知识的事,就让这一屋子的人花了一段不短的时间才接受,再问下去又能如何?只是更加打击信心罢了。

「一年或三年!?」陈果听了又跳起来,「这么快!?」

叶修弯身抓起那只又跑出来蹦蹦跳的雪白兔逗弄了一下,然后就把牠丢给苏沐秋说,「算慢了,妳想想琉兽出现在地球多久了?都千余年了。」

那边接住了雪白兔的苏沐秋把牠抱怀里顺了顺毛说其实本来还能再撑更久的吧?

叶修看了眼在顺兔子毛的自家兄弟,以沉默代替了回答。苏沐秋便又说,牠们能提早突破虚空,就是因为你三年前差点死了的那回吧?

「……是死了的那回。」叶修更正他。没有所谓的差点,他知道自己是真的鬼门关里走了一遭,否则他和周泽楷的连结并不会断裂。

但不管是差点死了还是死了又活,至少他现在人是活生生的站在这儿了。连结断了又如何,再连回来就行!

苏沐橙看他表情就知道他想到了谁,握上了他的手,「叶修,你真不先去找周队?他……很不好。」就算在人前他总是平静如常,但只要细看就会发现他眼里偶会透出疯狂。

说不出口的悲伤,无处可去的思念,全都困在他那双静如死水的眸子里。

「他都要成半个疯子了吧……」苏沐秋喃喃道。

狠狠地将自己的心分成两半,一边理智一边疯狂。周泽楷,就像是个疯子,一个懂得冷静的疯子。

叶修沉默了,他面上虽然看不出什么表情起伏,但那只出现在他肩头上的小黄鸟就出卖了他。

他将还没长大的君莫笑放到手心上看着,小黄鸟也开心地蹭着他的手,叶修顺着君莫笑的羽毛,良久才开口,现在,还不行。

其他人不懂叶修为何不一清醒就联系周泽楷,就算不见上面好歹让对方知道自己还活着也好,让失去另一半的哨兵独自活着,这是多么残酷的事。但叶修却明白,这时候去找周泽楷亦或是让他知道自己还活着,都不是一件明确的决定。

兽皇想要什么,牠的目的又是什么,叶修再清楚不过了。

牠追杀自己和叶秋就是为了要得到牠想要的东西,所以牠藉由陶轩的手杀了自己。而牠现在还不知道周泽楷,若是自己和他见了面,那只兽便能透过自己知道青年的存在,然后,牠就会发现……杀了青年比杀了自己弟弟还有价值。

叶修向来就是个理性大于感性的人,他昏迷了三年,体力素质都往后掉了一大截,在他还没有能力完全护住小周之前,他不能去见他,也不能让他知道自己还活着。

「你死了和那群兽人有什么关系?」一直在边上安静听的唐柔突然开口问。

叶修看向她,手一抬便放君莫笑自己去玩,翅膀还没长全的牠飞不高,飞没两下就落到地板上去了,然后再努力地拍着翅膀往上飞,却总是飞两下跳三下的,他看着自己的精神向导道,「牠们,藉由我的死亡,获得了几乎能够来到现世的力量。」

你的死,失去了什么?

叶修淡淡地笑着,没有,我没有失去什么。

那么牠们得到了什么?

──牠们得到了,琉光。

 

这个答案,其实不算是个答案,甚至算是个逆论。

琉兽惧怕琉光,兽人们也一样,然而牠们又为什么会因为得到琉光而能够来到这个现世?

所有人都很想知道,然而大家都明白现在不是问的时机,因为叶修很显然并不想说,他如果要说,就会自己开口接下去把前因后果全说了。

于是苏沐橙想了想换了个问题,「叶修,我们在死亡之森里看到的……和这件事有关?」她好看的眉不自觉地皱了起来,当时的那个画面实在太震撼她了。叶修点头说有,她再问,那个……到底是什么?

这问题也困扰着叶修,死亡之森里出现的那个东西是他意料之外的,虽然他大致上能猜出那团东西是怎么产生的,但真相实在……

「……我和妳哥讨论过了,如果没猜错,那应该是……琉兽,与人类的后代……」

琉兽要怎么与人类产下后代?

这问题想想都觉得可怕,苏沐橙听了脸色刷白,手摀着嘴感觉胃里的东西一阵翻滚;唐柔是个女哨兵,没像苏沐橙一样反胃但听了也是脸色变得很不好看,陈果就不用说了,反胃的感觉直接袭上,摀着嘴就冲门外干呕了。

「死亡之森肯定是要去调查,我和沐秋跟老魏会找时间过去看看,不过,在此之前……」叶修扫过站在他眼前的一排人,无声叹气,「还是得先把你们这群人练起来才行。」几乎没受过正规训练的一群哨兵与向导,叶修觉得这真的是一项挑战。

 

于是忙碌的日子便开始了,叶修和苏沐秋两人不只要训练唐柔、包子、安文逸和罗辑这几个非正规的哨兵,还要锻炼自己,每天忙得和陀螺不停转似的。

叶修甩着不很成熟的千机伞天天对苏沐秋抱怨说你这武器太邪门啊,要不是哥天纵英才谁玩得了?

苏沐秋非常淡定地回答他,哥就是知道你天纵英才,快,速速地把它练起来,别让我嘲笑你啊,斗神。

嘲笑?

叶修这辈子就只会把这词用在别人身上,从来不会轮到自己身上。千机伞甩了几个月就上手了,尤其他手速又快,有时候看他只是一个甩开的动作就看见伞瞬间变茅了,谁都看不清他是怎么摆弄的。

唐柔向叶修学了战矛,于是也曾尝试甩动千机伞想让它变成矛,然而甩是甩开了,但架不住速度快不了叶修,速度一慢千机伞就失去了它本身的意义。唐柔虽然好强,但也知道循序渐进,于是果断将千机伞还给拿了自己的火舞琉炎就自个儿练习去了。

而乔一帆,他虽是微草的正规军出身,但显然还不够成熟,叶修特地花了好些时间亲自指导他。

「孩子,匕首嘛……你不太适合,试试这个吧。」然后他扔了一把刀给乔一帆,乔一帆接过看清了那把刀之后吓得差点没将刀给抖地上去。

「前、前辈?这、这真的行?」这把刀可是“雪紋”是苏沐秋做出的名刀之一,之前的持有者死后他便收回自己拿着当防身用,现在叶修前辈却将这把刀给了从没用过刀的自己……

叶修勾起一笑,没试过怎知不行,好好练,别愧对这把刀的名号了,也让把你填上死亡名单的那些人,后悔莫及。

 

时间不停歇地走着,很快日子就从炎热的夏季入了秋,又到了十一月的琉兽潮期。在琉兽潮来临之前叶修和苏沐秋及魏琛带着乔一帆抽空去了一趟死亡之森。

回来之后几个人伤痕累累不说,脸色都还很差,尤其是乔一帆,就算是回了兴欣,头几天都像惊弓之鸟一样,半夜还常被恶梦惊醒,让陈果挺担忧,还去问了苏沐秋他们到底是看到了什么让这位受过正规教育的向导吓成这样。

苏沐秋也是憔悴,只回陈果一句,这样的刺激对孩子们来说或许是太早了点。

反而是叶修说,没事的,他总得熬过这个坎,你们可别小看一帆了,他熬得过。

叶修的确没看错乔一帆,在进入琉兽潮之前他自己就跨过了那个坎。当他领悟,一夜之间就从少年成长为一名能一肩扛起所有的男人了。

那一年十一月的琉兽潮,兴欣镇因为有叶修等几个大神,死亡人数竟少得有如奇迹,但叶修还是面有愁容,苏沐橙问他怎么不开心?

叶修只淡淡地回说,琉兽的力量变强,并且更有组织的在行动了。

这背后代表的实际意义苏沐橙并不很明白,但无论是什么,光这两件事随便一个普通人来听都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过了琉兽潮,便正式入了冬。叶修却让苏沐秋兄妹留在了兴欣,和魏琛两人带着乔一帆和包子及罗辑绕过所有区界往东北的旧城区去了。

「为何去旧城区?」苏沐秋不解地问,「那里没有任何光石保护。」他知道叶修还是有事情没跟他们说清楚,但他明白叶修不是不说,而是他觉得还不是说的时候,以及──不确定。

旧城区位于所有区界的东北方,那儿曾是人类生活过最繁荣的地方,是在琉兽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前,这块大陆的首都──荣耀城。

然而那里并没有被光石所庇护,因此在千年多前人类就放弃了那片土地,甚至再没有人类踏足过那片区域。

现在的旧城区里到底还存在着什么样的生物并没有人知道,简单来说,就是一个未知的地域,比死亡之森还未知。

面对苏沐秋的问题,叶修只答了四个字,「未雨绸缪。」

没有人听得懂叶修口中的未雨绸缪是什么意思,他也没有解释,但兴欣众人都已经习惯听他的指示,也习惯不去问他为什么,总之跟着做就对了。

几个人去了挺久,一直到琉兽潮来临之前的三月初,四人才回到了兴欣。没停留两天叶修就又拉着苏沐秋急忙忙地出了门,苏沐橙问他们去哪儿,叶修只回她两个字,嘉世。

两个人去得急,回来得也快,五天就又回到了兴欣,扣除他们办事的时间,来回路程只用了一天半。

 

那一年,琉兽潮早得异常,几乎是叶修和苏沐秋前脚一回到兴欣,后脚琉兽潮就袭来了。

也亏得叶修离开前就让镇里的人做好随时应战及躲避的准备,因此在长达了一个多月的琉兽潮结束之后,没有光石庇护的兴欣镇再一次奇迹地守住了。镇里的每个人都欢欣鼓舞,只有站在最前线的那几人,脸上写着忧虑。

陈果本也是开心的那个,但看着叶修等人的脸色也被传染了情绪,抓了苏沐秋问,怎么了?情况不好?不是成功守住了吗?

苏沐秋反握住陈果的手,喃喃地说,「下一次,下一次就不一定守得住了……」

身为站在后方被保护的角色,并不明白那些在前方战斗的那群人经历了什么,陈果听了才从守住家园的喜悦里跳脱出来,她仔细地一看才发现,他们那些兴欣的战士们,全都透着一股说不上来的疲倦以及一丝丝的,绝望。

除了叶修。

他的眼里虽然同样写着疲惫,但是却没有绝望,反而是一股忧伤。他望着西北的方向,苏沐秋也顺着他的眼神望过去,而后叹气,「终究还是无用吗?」他们都特意回去一趟了……

陈果问发生什么事,隔了许久叶修才摇摇头说,「嘉世,被破了。」不过庆幸的是,光石还在。他收回瞭望着西北的视线,对陈果说,「老板娘,已经不用我们打回嘉世了,向联盟提出接管嘉世吧。」

嘉世,再也守不住任何东西了,家园、百姓、队员、区界,甚至──光石。

TBC.


评论
热度 ( 76 )

© 初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