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 周葉】生如夏花 序 vs 一

大家好!這裡好久不見的阿初~ヾ(*´∀ ˋ*)ノ  

好的……看標題……阿初又開腦洞了……(掩面逃走)

這腦洞是在想琉光後面故事發展的時候,突然跑出來的

腦洞一開不得了,阿初一晚上大綱就寫完了😂 😂

於是……

就是大家看到的這篇序跟第一章了。

 

那先來上食用說明囉~~記得看仔細喔~

是在說……早婚卻死了妻子的單親爸爸,被發現真愛原來不是青梅竹馬的英俊青年攻略的故事

嗯,一言難盡,總之……還是食用說明吧

 

食用前說明:

 

  1. 與女友分手周X單親爸爸葉。

  2. 周澤楷有個青梅竹馬的女友。

  3. 葉修有個死了的妻子跟一個九歲的女兒。

  4. 原著向私設。

  5. 原著時間線微調。

  6. OOC有,OOC有,OOC有!!很重要說三遍。

 

PS.《唯一》印調~這邊喔~(灣家),耀家請走上一篇幫阿初留言喔~~>///<

 

繁體走邊喔~~

序、

 

他空着手,踏出了待了七年的大楼。

天上,正飘下了皑皑的白雪。

H市下雪的日子不多,而他想起了,那个冬天,也同今日一样,一样是个飘雪的寒冬。

那个离了家的少年背了一个后背包,穿着不厚的冬外套,独自一人来到了陌生的城市,而少年,在这座城市遇见了一个人,一个改变他后半辈子命运的人。

 

──你一个人吗?我也是。

 

他永远记得她那时候的笑容,温柔、美丽,却又带着道不出的苦涩。

 

──那么,你愿不愿意陪我?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长大成人的少年才明白,那时候的她,比自己还无助、比自己还彷徨。

可这样的她,却在离开的时候,给自己留下了两句话,那是属于泰格尔的诗作。

少年后来才真正明白她话中之意,可她的时间,却已停滞,一条漫长的旅程,她先抵达了属于她的终点。

在脑海里乘载着她说的话,少年走过了数个春夏秋冬,从少年成长为青年,再从青年成为男人,不管他遇到了什么难事,碰到了什么挫折,总会想起她对他说的──

 

叶修抬头望着飘落的白雪,唇角微微勾起,对着一边还含着泪的苏沐橙说,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苏沐橙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重重地点了头,叶修摸了摸她的头,而后转身离开。

雪,下得更大了,这个冬天,冷得寒进了他心里。

转过了最熟悉的弯道,叶修驻足,盯着那不起眼的角落,他彷佛看见了,十年前,仍旧懵懂的少年,和年轻的她;也彷佛看见了,病床上那虚弱的身体,努力用着最后的力气留下的话语。

眼上,多了雾水,叶修无声默语:

 

生如,夏花。

 

 

一、

 

「叶修?」陈果看了穿上厚外套准备出门的男人,立刻从柜台后站了起来问,「你去哪儿?」

昨儿个新开第十区,男人昨天熬了一整个通霄外加一早上,这下没睡几小时就起床了?她以为他会睡到八九点的。

被点名的叶修在门口回头,嘴上刚叼上了一只烟,还没点上,「喔,快到放学的点了,准备去接娃儿了。」说完也不管听的人有什么反应,便挥了挥手就往外走了,陈果像是被丢了个炸弹一样,还没消化完叶修的话却见他又探了头进来问自己,「对了,老板娘,能把我家娃儿带回来吃晚餐吗?」

没反应过来的陈果嘴比脑快,先一步脱口而出,行啊。

「那谢了啊,老板娘。」叶修又挥了一次手就头也不回的走了,直到他的背影从门口消失,陈果才终于从爆炸后的余波里回过神来,扯了一边当值的网管问。

「他刚是说他要去接做什么?!」

「呃……接、接娃儿?」

「他有孩子?!结婚了??不对啊,要结婚了的话还在我这儿要供吃住的地儿做什么?」

「这我哪知呢?」网管扯回了自己领子,叹了口气,「唉,陈姊,等叶哥把娃儿接回来后问问不就得了?妳扯我领子我也不明白啊。」

不明白,那就只能等人回来再问了,瞎猜有什么用呢?

 

另一头走出门的叶修将叼着烟点着,深吸了一口再重重地吐出,他抬头望了望将暗未暗的天色,勾了唇角,迈开步伐在飘着小雪的路上往目的地前进。

其实,叶修并不像大家所以为的那般,眼里只看得见荣耀。他是爱荣耀不假,也愿意耗上大半的时间和心力在荣耀之上,但在这之前却是有个前提,那就是──顾好他家的娃儿。

大概谁也不会想到,今年二十五岁的叶修,有个女儿,一个九岁大的女儿。

只有几个人知道叶修有这么一个女儿,他甚至还是个已婚人士──虽然那个在小红本上与他笑着并肩而立的女子,早已不在。

叶修走得不快,却也是提早到了校门,还没到放学的点,他也不急,就在门口显眼的地站着,直到钟声响起,学生们纷纷从校园里涌出,没过多久他就看见他家的娃儿在学生群里出现了。

一米七八的个儿在小学门口特别显眼,走在人群之中的一名女孩抬眼就看见了他。

经常都是自个儿走回家里的女孩掩不住脸上的喜悦,抛下同学开心地往他身上扑去。

稳稳地接住个儿不高的女孩,女孩两眼发亮抱着他问怎么有空过来?叶修笑着轻轻捏了捏她小脸说,有空就来接妳了,不开心?

哪里会不开心?女孩简直开心到天边了。

叶修又问她今天过得如何,然后牵起了她的手,和她往回家的路走,路上一边听着女孩说着学校里头发生的事,边想着今后要怎么安顿这个娃儿。

他本是在嘉世附近的一个小区里租了间不大的屋,和苏沐橙轮流回去顾她。自己留在嘉世宿舍时就让沐橙回租屋的地方,反之,沐橙在宿舍时就是他回去。现在自己虽然离开了嘉世,但又在兴欣当起了夜班网管,要在晚上回家顾孩子是不太可能了,可也不能让沐橙天天外宿,再说了,自己的娃儿总丢给别人家照顾还象话吗?

「老爸,你有在听我说话吗?」只及叶修腰际的女娃晃了晃牵着自己的大手,不满地抗议着。

低头看了看女孩气鼓鼓的脸,叶修不禁伸出手捏了捏笑着回,「有啊,妳不正说到坐妳身边那个男的总爱扯你头发?」

「就是啊!也不知道他爹妈怎么教的!哎老爸你别老捏我!还有啊……」

叶修停止虐待女儿的小圆脸继续听着她唠叨那个坐她边上的男孩子,一边在心里想着回头问问老板娘是不是能让女儿和他一起住,能的话那边的小区就退租,这样自己也能好好顾着她。

打定了主意,叶修便将心思完全转回到女儿身上,路上还带她去吃了碗热汤圆后才慢慢晃回兴欣,这么一晃,时间都已经过去快两小时了。

兴欣网吧里陈果早等在那儿了,或者正确点说,她自叶修出门后就哪儿也没去,光待在柜台边上,伸长了脖子等人,只要有人进门都要抬头看个仔细,好不容易看到叶修进门立刻二话不说冲上前,大概也知道门口人多不宜论是否,急急把人拉到角落才问,「你说你去接娃儿?!」

叶修不明白她怎么这么大反应,点头回,「是啊。」说着还侧了身子,指了指跟在自己身后的女孩,「在这儿呢。」

瞪着那个看着有八、九岁的女孩,陈果当场就傻了眼,知道是去接孩子,但、但这孩子的岁数……

依叶修的岁数就算有娃也不该这么大啊!陈果指着叶修你你你了个半天不知是要先问你怎么有孩子了?还是要问你几岁时生的娃,怎么问怎么怪,最后好不容易才挤出了一句,「你结婚了?」

叶修点头,「嗯,结了。」

「不是说职业圈里的已婚人士只有轮回的方明华吗?!还是说因为你是不起眼的选手才没人注意你?」

「呃……我进圈前结的婚,保密着。」这真是个大实话,为了结这婚他还大老远的回了趟B市呢!

「这样啊……不!不是!那你老婆呢?都结婚了还在我这当夜班网管?!老婆不管了?」

叶修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开口,「嗯……死了。」两个沉重的字竟被他说得像是云淡风轻一样的轻松。

「啊?不、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知道问错了话的陈果急着解释。

当事人却是不在意,「没事,过去很久了。」然后拍了拍女孩的头对陈果说,「我女儿,叶知夏。」又让女儿喊陈姨。

陈果低头看了那个抓着叶修外套的小女孩,女孩长相随了父亲,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俩儿是父女,只见她一双大眼睛水汪汪地看着陈果眨了眨像是在打量什么一样,上下来回了一遍才漾起一抹甜甜的笑,唇边带了个酒窝,有礼貌地向陈果问好,「陈姨好,我叫叶知夏,爸爸和姑姑都叫我小夏。」

「妳好。」陈果是大辣辣的性个,也不是会多想的类型,见小姑娘向自己问好,也弯下身笑着摸了摸她的头,「我叫陈果,请多指教。」

一大一小笑着握了手就算认识了,陈果对于这个和叶修八九成像但笑容可爱数倍、也礼貌数倍的女孩子显然很喜欢,牵着她的手上了二楼大家吃饭的地方,热情地给她盛饭,同时也招呼叶修坐下吃饭。

这时间点还有几个等着去接班的姑娘在吃饭,见到叶知夏问了知道是叶修的女儿后,也热情地和小女孩说起话来。

陈果坐到了叶修身边,趁两三个姑娘和叶知夏聊天的时候偷偷地问他,「小夏几岁了?」

「九岁。」

虽然早已猜到了大概岁数,但听到了确实的答案还是让陈果暗暗吃惊,「你今年也才二十五吧?你……」

也不等陈果问下去叶修就自个儿交代了,「老板娘没猜错,算是奉子成婚,所以我婚结得早。」

「也太早!你……你那时都未成年吧?怎么结的?」

「嗯……小夏两岁时我们才去登记的,那年我刚好成年。」说着想到什么似的又补充,「啊,她大我两岁,算是她等我年纪到了才去登记。」

对于一个才认识一天的人,叶修这样的解释也算足了,陈果就算是大辣辣惯了也还是识大体的,虽然还想再问个详细,但感觉这故事听起来就不是什么愉快的过程,也就不再过问,省得勾起人家伤心事,于是问了刚刚叶知夏说的,「听小夏说她还有姑姑?叶修,你还有姊妹?」

叶修夹了一筷子菜到边上的叶知夏碗里让她别挑食,听了陈果问便点头回,「嗯,有个妹妹,虽然不是亲的,但在外头的这些年我们是一起过的,比一般兄妹还亲。」

「没住一起?还是……」她小心翼翼地问着,就怕踩到人家伤心处。

「嗯……她住工作的地方,不方便。」叶修挑着字解释,昨晚上说自己是叶秋她都不信了,说小夏她姑姑是苏沐橙估计也是不会信的,于是他转了话题把路上想的问题提了,「对了,老板娘,能跟妳商量个事吗?」

「什么?」

「我昨儿个睡的那屋……,能让小夏和我一起吗?多了个人我付妳租金吧。」

「你睡的那间?」

「是啊,能的话我原本租的那屋就能先退了,让孩子在楼上我也好就近照顾。」

「但那可是……」储藏室啊!「有点太小了吧?要不我……」陈果正想说她想办法腾间空房出来,叶修就抢她一步开口了。

「不会,够了,我和她挤一张,况且我是上夜班,睡眠时间不太重复。妳也不用刻意再去腾房间,随遇而安,是吧?」末了还低头问了吃得正欢的叶小夏。

女儿十分给面子重重地点头,「是啊!况且这样就能每天和老爸一起了!」

这话听得陈果鼻子都要酸了,连忙道,「那行那行!晚点我再整理整理,那啥租金也不用了,那么小间让你们父女挤也不好意思收你钱,你就找个时间把那边屋子退了,有空就把孩子的东西搬过来吧。」

叶修也不客气,笑着道,「谢了,老板娘。」

陈果挥了挥手,表示小事别在意。

 

吃了饭,叶修带女儿去看了住的地方,就是储藏室一间,其实没啥好看的。不过叶知夏是个懂事的,也不在意住哪里,反正能睡就好,更何况搬过来还能和亲爹每天一起,也不用每天守着门揉着眼等人回来,点点头还说,这里挺好的。

让陈果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听叶修说要带小夏回租屋那边拿些东西,就想着等等再把这里清干净点在添点东西。

租屋处不远,走路不到十分钟就到了,东西其实也不多,叶修便随意整理了女儿会用到的就离开了。

回程路上叶修也和女儿说明早下班后会送她上学,这让时常都是自己走去学校的叶知夏开心的笑都收不起来,还开心地问那放学来不来接她?

叶修看着女儿为了小事就满足的笑容心里也不禁一酸,拍胸脯保证说一定去接!

父女俩走在H市的街道上,车子来来往往,叶修走着突然就对女儿开口。

「抱歉,小夏,咱父女俩先暂时住陈姨那里吧。」

「没事的,那儿挺好的呀,陈姨人也好。」

叶修摸了摸她的头,又捏了捏她的小脸蛋,叶知夏立刻板起脸指责叶修又乱捏她,做父亲的便说又不只有我乱捏,妳姑姑也会捏的。

小姑娘哇啦哇啦的抗议,走了几步却安静下来问叶修,「老爸,那姑姑呢?也一起?」

「嗯……姑姑不跟我们一起,发生了一些事,等一阵子再让她来看妳,好不好?」

「嗯,老爸你也别用哄小孩的口吻,我有九岁了!你和姑姑有难处我知道的,尤其姑姑还常在媒体上露面呢!」

叶修笑而不答,摸了摸她的头,心中不免感叹她太懂事。

九岁,其实就是个孩子而已,还是会跟父母撒娇的年纪,但叶知夏却被逼着要比其他孩子都要成熟,因为母亲的早死,也因为他自己成为父亲的时候,也还只是个孩子,他们父女,严格说起来就是个大孩子照顾小孩子,他们,都被迫成长。

曾经,叶修也想过是否要将孩子送回B市让父母照顾,对孩子来说,这样才会有比较好的成长环境,但最后叶修还是输给了私心。

他想继续他的梦想、也不想和孩子分离,于是,最后还是让叶知夏跟着自己和沐橙一起生活,一步步的走到现在。

 

等父女俩回了兴欣,天色也晚了,却发现网吧里不似他们出门时明亮,陈果还蹲在门口那儿哭鼻子。

叶知夏跑过去递了条纸巾给她问,「陈姨,妳怎么了?谁欺负妳了?我让爸爸替妳出气!」

女儿一番话讲得叶修满头黑线,心里直道好女儿妳也得看看妳爸我有没有那个能耐啊,不过还是问了陈果,「老板娘,这是怎么回事?」

陈果接过叶知夏给的纸巾给她道了谢又抱了抱她称赞她好乖,才用着鼻音开口,「叶秋……退役了。」

这答案让叶修愣了愣,仔细看了网吧里大屏幕里播放的正是一叶之秋过往的战斗画面,他一看便知道是俱乐部发了声明,可一时之间也不知该说什么,好半会儿才吐出几个字,「喔……这样啊。」

「什么叫『这样啊』!?」陈果立刻气得跳起来,「那可是叶秋耶!斗神一叶之秋的操作者,叶秋啊!你个禽兽,一点感觉都没有?亏你还玩了十年荣耀!」

叶修挠了挠脸,「嗯……其实,还真是……太有了。」

说实话,被嘉世逼到退役……是叶修许久之前就预料得到的,但真到了发生的时候,像陈果说的那样什么感觉都没有,那是骗人的,最起码,难过那是会有的,只是难过又能有什么用呢?

负面的感受叶修向来不外放,他从不将这些加在别人身上,只会默默放在心里独自吸收,懂他的人自然懂,但才认识一天的陈果怎么会懂,见他那样还当是敷衍了事的态度,气嚷道,「我可一点都没感受到!」

叶修也只是笑,于他来说,有些事与其说出来,倒不如笑着就好了。

看那边陈果又对着自家女儿说了叶秋是如何如何厉害的人物啊,现在退役了多可惜啊之类的,叶知夏听是听得懂,但也清楚自家爹亲向来不对外说自己是叶秋,也就当了一回陈果的垃圾桶,边听边点着头,还不时给她拍拍肩以表安慰,直到捱不住天气冷,打了个喷嚏才让陈果惊觉自己让孩子在外头待了太久,立刻牵着她往网吧里去,还不忘问叶修,「你不进来?」

「先不了,」叶修摇摇头,「我外头抽根烟再进。」

陈果又叨念了他几句就和叶知夏进网吧里。

网吧的门开了又关,里头的哭声因此传了出来,叶修很清楚地知道这些人是为了谁而哭泣,也是有些扛不住,靠在了网吧门上,掏出烟来点了上,狠狠地吸上了一口。

烟这东西,他少年时曾有很大的瘾头,苏家两兄妹也劝了他不少次,但不要说成功戒了,连减少数量都没法,久而久之苏沐秋苏沐橙也就随他去了,只求他往后别死于肺癌。

这样的叶修,却是自她病了之后,在没人劝说的情况下,自发性地戒了这瘾头。

直到她去世之前,叶修一根烟也没抽过,就算是之后,抽的数量也不多,也就是不顺心、烦躁时会燃起一只。

看着燃尽的烟头,叶修自嘲原来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平静接受。

 

「爸爸。」

循声看向自己的女儿拿着手机没穿外衣就跑了出来,叶修眉头皱了一皱,弯腰先念她怎不穿衣才问,「怎么了?」

女孩子急着找亲爹没穿衣,到了外头这才觉得冷,整个身子顺着叶修的动作窝进了他怀里顺便把手机递过去,「是小周哥哥,他让我给你听。」

叶修听了先是挑眉,而后想到了刚刚电视拨放的画面。

他拿过手机把没穿外衣的女儿赶进了网吧里后才朝话筒的另一头开口,「小周啊?」还没等对方开口,他却先抛出了问题,「最近还好吧?什么时候来H市看你家女朋友?」

 

TBC.

 

雖然今天更上來的不是琉光,而是新坑………(掩面)

這篇已經把大綱寫完了,所以應該會完結得比琉光快,(再加上原著向不知為何比較好寫……)

琉光這坑……阿初遲早會把他補上的(雖然講這麼久已經....但還是會補完的!)

畢竟對阿初來說,琉光這篇有特別意義,不會棄坑的!

 

最後,謝謝大家等了阿初這麼久,也願意看到這邊!(鞠躬)

歡迎大家抓蟲與聊天喔~~~ヾ(*´∀ ˋ*)ノ  ヾ(*´∀ ˋ*)ノ  

 


评论 ( 5 )
热度 ( 45 )

© 初華 | Powered by LOFTER